[TAGHOBBY專訪] 殿堂級漫畫作家松本零士老師

 

日本殿堂級科幻漫畫作家松本零士老師於1938年1月25日在福岡縣久留米市出生,代表作有《宇宙戰艦大和號》、《銀河鐵道999》、《太空俠盜 (宇宙海賊哈洛克)》、《千年女王》等。曾在宝塚大學擔任教授、京都産業大學擔任客席教授、 Digital Hollywood University擔任特任教授培育下一代。由於他在文化藝術的貢獻,獲得旭日小綬章、紫綬褒章、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騎士勳位。

 

TAGHOBBY: 松本零士老師除了一系列科幻故事,也有大量以二戰為題材的漫畫作品。有否考慮以現代自衛隊作為主題,若不會的話又有甚麼原因?

松本零士:

現在這個時代勢頭還不太明確,畫起來大概會一定的難度。我認為戰爭導致的死亡一定會為雙方的家庭帶來悲傷,而我時常在思索著地球的未來,覺得大家不應該再有鬥爭。有一些對地球做成的,不是外星人,而是自然現象的威脅正等待人們去守護,而將來世界也會往保育自然環境、守護生命的方向前進,所以我總是覺得人類之間已經沒有時間進行戰爭了。我從前會繪製戰爭漫畫,也是因為自己當時還年輕。

  我也親眼目睹了日本戰敗的慘況。好幾天我看著B-29大編隊在自己的頭上飛過,往著廣島、吳市的方向飛去,還有裝載原子彈的戰機,更目擊過機關槍掃射。戰爭時我只有7歲,就讀小學2年級,住在外婆在四國的老家。8月15日當天我在坂本龍馬脫藩成為浪人時路經的河流(*:愛媛縣大洲肱川)裡面游泳;當時一抬起頭就看到B-29飛過,我馬上潛進水裡躲避。不久後聽到有人邊叫著「戰爭完結了」,邊飛奔而去,我就回到家裡,發現走廊外木窗緊閉著。

  我撬開木窗進入屋內,看到外婆正在打磨著屬於武士祖先的配刀。我問她「妳磨刀要做甚麼?」,外婆說:「等到敵人來了,我們就要用它互刺而死,」還對我說「你也是武士的後代,做好心理準備吧」。那時候我還小,不明白外婆的話,還以為敵人來到了要跟他們比劍玩耍,外婆指正我說:「不是那樣,因為日本被攻陷了,我們一家要互刺而死」。

  我們那一代有過這樣的經歷,再加上日本戰敗之後,我回到北九州,看到一幕幕戰場軍隊慘痛的故事,它們都是活生生的現實。有從戰場活著回來可是家人都死光了,孤身一人的士兵選擇自殺,我看到過三次。接下來還有韓戰,當時有很多美軍戰死,又看見他們跪地痛哭,就發現人類其實都一樣,雖然因立場而分成敵我雙方,但終究還是同樣的人類。

  我的父親是戰鬥機機師,在空中戰正要擊落敵機時,也會浮現出「對方也有會為他的死而傷心的家人」的想法,產生猶豫按不下發射掣。但畢竟身處戰爭之中,雙方都需要狠下心腸。父親告訴我這些事情,讓我從小就被灌輸「不能再掀起戰爭」的思想,所以我覺得現在已經不容人類再去進行戰爭。

 

TAGHOBBY: 科幻(SF)故事與二戰故事,松本老師個人比較喜歡哪一種?

松本零士:

  我喜歡SF。在我小學時期,家附近有很多舊書店,松本清張(*:日本著名推理小說作家)也曾光顧的舊書店之中,閱讀過H·G·威爾斯(*:英國著名科幻小說家)的《生命之科學》,京都產業大學創辦人(*:荒木俊馬,日本天文、物理學家)編寫的《大宇宙之旅》,我在小學時期就閱讀過這些宇宙的整體概念。

  當時我認為地球是與宇宙連繫在一起,故事並不只發生在地球上。地球上有我們人類的存在,那麼天空中其他星體也不可能沒有(生物)。他們一定從遠方觀看著我們,只是因為距離太遙遠而未能互相接觸。天空上那麼多星體,我覺得不可能沒有其他存在,也許他們會有更進步、更先進的科學,會有比我們先進的星體,也有過一些已經滅絕的星體透過遺跡照片而被發現。我喜歡這樣思考著,在科幻之中加入現實的觀點,再滲入自己的想像去創作。

 

TAGHOBBY: 在法國舉行的JAPAN EXPO曾公布會製作《銀河鐵道》三部曲電影,為甚麼松本老師會突然有念頭製作這系列的電影?

松本零士:

  我想創作出讓自已、觀眾雙方可以觀望未來夢想而不存在任何彊界的作品,無關於膚色種族、疆界,幻想屬於我們、子孫的未來會是何種模樣,無關於科幻,現實上在時間流逝後會有怎樣的結果,我希望以自己的想法去創作出這樣的構思,寫出來了之後也希望給觀眾欣賞。

 

TAGHOBBY: 近代動畫業界會運用大量的3DCG協助動畫的製作,對此松本老師有何看法?

松本零士:

無論是動畫還是畫作,都是由畫者以心來繪畫。我想CG也是同樣,在(畫者與畫作)中間出現了機械,就會令成品變得有點冷。我認為親手繪製的動畫,雖然動作沒有很流暢,可是出來的溫暖感更能傳達到觀眾的內心。我希望這樣的問題可以盡早被解決,希望一些能夠令CG看起來更有靈魂的機材能夠早日被發明出來。

TAGHOBBY: 松本老師比較喜歡手繪的動畫或是現時以電腦製作的動畫?

松本零士: 我喜歡手繪的。

TAGHOBBY: 最後,松本老師專程來訪香港,會想參觀一下哪些地點?

松本零士:

  昨日工作人員帶領我參觀了很多古蹟,另一方面香港有很多高樓大廈,我很想看看它們當中的構造。而我也發現了香港未被大廈覆蓋,草木茂盛,令人心曠神怡的一面,覺得香港是一處人間樂土。身處這裡感覺很舒適,一路上的風景與我的故鄉很相似,所以讓我產生一股暖意,而今天活動之中合作的工作人員也很親切、體貼。所以我希望可以同時觀賞到香港自然與最新的兩方面。

  我本身非常喜歡中國古詩,上學時曾對漢文(*:中國文言文)一科作出徹底的研究,也讀過所有古詩。來到香港,因為香港不使用簡體字而是更接近舊體字的繁體字,這樣在我看書時更利於理解,感覺也很親近。我從前曾經在中國報章上刊載過一部名為《兒女英雄傳》的漫畫,當時工作上合作過的一位北京大學教師對我說:「簡化文字真的很難,日本的簡化做得真不錯。」。當時中國方面為我提供的原作小說是以簡體字印刷,我看不懂,所以要求對方給我「舊版」,做為資料去畫出這部作品。

  因為有這樣的經歷,我覺得我們在遠古以來已經擁有一些共通點,所以覺得香港是一個帶有溫情的好地方。